香港新浪網 MySinaBlog
| 9 June, 2012 | 一般 | (1 Reads)
有一個地方, 天空是剛買的藍, 游雲是嶄新的白, 大地是才染的綠。 有一個地方, 你會被時間灌醉, 你會誤以為, 自己是一塊石頭一棵草木。 有一個地方, 蒼茫群山微醉的臉, 總在血液裡游弋。 有一個地方, 會讓你想起唐朝的草宋朝的柳, 會讓你想起煮石的老道忘言的潛翁。

| 7 June, 2012 | 一般 | (2 Reads)
近日,從女兒四年級的語文課本中,看到一篇關於美國前總統羅斯福集郵的佳話。羅斯福的集郵冊,是由媽媽傳給其舅舅,後來傳到他手中。他從幼到老,一直堅持集郵。這種傳承精神,放在當日中國,讓國人汗顏,讓地方官員無顏。 中國民族的傳統美德博大精深,數不勝數。如今的國人好像不大喜歡談傳統美德,有的只談不學,有的學了未必做。弄虛作假、招搖撞騙、貪財享樂的多了起來,傳統美德只好“躲”起來。 網上評論,中國的建築屬“全球短命第一”,此話不假。其實細心一點,不難發現,我們身邊“短”的東西太多了,好像什麼都追求一次性的,只顧今天,不管明天。“長”了不順眼,“短”了顯自然。地方政府、單位換領導,新官上任不再是“三把火”,而是變“火”。思路和上任要迥然不同,求新鮮;規劃不再是“五年”或“十年”的,全翻新。樣樣求新求異,推倒重來的花銷,成了領導跑項目爭資金的正當理由,在小範圍內擺富揮霍,向國家裝窮要錢,只怕“過了這村就沒這店”似的,不求實際,不講接力,不圖長遠。 報刊本是黨的“喉舌”,發行量逐年上升,但質“縮水”了,帶著“薪味”,有點兒“發霉”。地方官員幹得少、講得多、欲報道,使報刊有利可圖,一手拿錢來,一手登出去。交納了一定數額的費用後,長篇業績“亮點”就在相應的版內刊載。一旦與金錢掛鉤,須審核的就不那麼嚴肅了,數字性的東西傾向失真,如魔術似的,也能變,也會變,需要啥就變啥,一百說成一萬,一萬報道為十萬,越看越讓人眼花繚亂。 報刊與地方官員結盟後,“神奇”的事物太多了,報道不盡,簡直成了盛產“神奇”的大地。明知地方十年九旱,種莊稼增收無望,青壯年紛紛外出打工,在家守農的多是一些老弱病殘,麥田能減的減、該少得少,可想而知能穩定糧食產量就已不錯了。但就是這聯手的“哥們倆”,官員講經驗,報刊廣宣傳,貧瘠的土地也跟著“神八”騰空,潛力不是巨大,而是相當驚人。麥田被“育肥”,畝數被“膨脹”,和物價一樣一路上漲,“產量”堂而皇之被突破歷史大關。“兄”介紹,“弟”補充,糧食增產緣於施了“科技肥”,緣於領導“調結構”。經報刊推波助瀾,地方官員勤勞跑部委,什麼的“全國糧食生產大縣”就這樣誕生。下一個目標,不知又在“什麼大”上做文章。 “神奇”太神氣了,百姓奈何不了“神奇”,只有國家部委成立“治神辦”,專治地方官員的“神奇”和放“神奇”衛星的報刊。讓平凡的東西回歸本來面目,貼近實際,接近群眾,讓文化報道不帶“神奇”色彩,成為大眾文化,讓百姓讀得懂、看得透。